服务热线:0532-88700536(周一至周五:9:00 ~ 18:00)
外逃三年半,原董事长回国自首,这家农商行不良率高达12%

外逃三年半,原董事长回国自首,这家农商行不良率高达12%

2019-10-10 13:00:15 来源: 1046 0

10月9日,银行界爆出重磅新闻,曾引起桐城农商行无数风波的原董事长苏绍云,选择回国投案自首。


这距离他外逃,已经过去了三年半。



W020191009574141544736.jpg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安徽省桐城市农商银行原董事长苏绍云回国投案》的消息称,10月8日,外逃职务犯罪嫌疑人苏绍云主动回国投案,并表示愿意积极退赃。


2016年3月,桐城农商银行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苏绍云因涉嫌金融领域职务犯罪而外逃。


2017年1月,苏绍云被立案侦查,经查,其利用职务便利,为有关企业在办理贷款方面谋取利益,多次收受贿赂,涉嫌犯罪。


那么,在他外逃之时,桐城农商行的业务经营如何?这期间又发生了哪些故事?



01
不良率高达12%,净利润“腰斩”


财报显示,苏绍云外逃后,桐城农商行的业绩出现较大动荡,不良率一路攀升。


苏外逃的2016年,桐城农商行的营收为4.19亿元,净利润为1.36亿元,资本充足率为12.12%,不良贷款率为2.15%。


此后该行数据便不断恶化,到了2018年,业绩状况简直令人大跌眼镜。截至2018年末,桐城农商行净利润降低近六成;不良贷款率12.25%,远高于行业平均水平;拨备覆盖率更是跳水至25.18%,仅达到监管对于拨备覆盖率最低要求的1/5。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末该行的不良贷款余额(次级类贷款、可疑类贷款以及损失类贷款的总和)规模达到了16.88亿元,相较于2017年同期扩大了12.65亿元,剧增近3倍。小编猜测,这或许与2018年5月—6月,该行先后将21.78亿元逾期90天以上贷款调入不良所致。


除此之外,桐城农商行今年二季度财报显示,截至2019年6月末,该行资产总额224.15亿元,较上季度末减少4.52%。2019年上半年,该行净利润0.63亿元,同比降幅达49.75%,几乎“腰斩”。


02
苏绍云走后桐城农商行上演“江湖夺位战”


出逃三年多的苏绍云,是个“老银行人”。他于1963年8月出生,曾任人行安庆分行干事,后进入工商银行工作,从副科级客户经理做到安庆分行公司业务部经理。再后,苏绍云进入桐城农村信用联社工作,从联社主任做到改革后的农商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从业经历可谓是非常丰富。


2016年1月,苏绍云辞去安徽桐城农商行董事长职务,同年3月,他出国外逃。紧接着,安徽省联社和安徽桐城农商行之间上演了一出“江湖夺位战”的大戏。


苏绍云辞职后,一直是副董事长汪建国代行董事长之职。关于董事长的人选,安徽省联社曾欲提处长刘决琦担任董事长,但遭到几名股东董事反对,所以转而指派为党委书记;后来,股东董事代表则提出自荐方案、市场化招聘方案及行内高管提拔方案,但均被省联社否决或不予回应。


安徽省联社对自身初衷的解释是,“有商业利益的股东不应绑架董事会,农商行不应该仅仅对股东利益负责,更应该对老百姓及政府负责。”而股东董事则反呛,“正当入股农商行为何不能享有股东正当权益,怎么按公司法选个董事长都这么难?” 


双方立场截然不同,行内在长达半年的时间内也一直没有正式召开董事会遴选董事长。2016年7月16日,桐城农商行终于召开第二届董事会第六次会议,会上全体董事一致推选党委书记兼董事刘决琦为该行新任董事长。此前反对其出任董事长的部分股东董事,在持续半年之久的拉锯战后,终于投下了赞成票。

  

至此,这个发生在皖北一个小小农商行的董事长席位争夺战,正式尘埃落定。


03
原行长因受贿被判6年半


2017年1月,苏绍云被检察机关立案侦查。与此同时,检察机关在侦办案件时,发现桐城农商银行原行长汪建国涉嫌收受钱财,后将其带回办案点。2016年6月30日,汪建国被刑事拘留。


媒体报道称,贷款企业“回馈”的各类好处,汪照单全收,且受贿的时间跨度长达近10年。


经法院认定:2007年10月至2016年6月,汪建国在担任桐城农商行副行长、行长、副董事长期间,利用分管信贷、基建的职务之便,先后收受桐城市鑫祗和大酒店李某、安徽鸿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夏某、安徽桐城中坤旅游法定代表人胡某、安徽科兴机电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朱某、安徽中业广场商业管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都某、安徽梧桐玉艺(集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陈某、安徽省银桥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张某等多名公司董事长、法定代表人给予的贿赂。


在上述收受贿赂的过程中,多是公司贷款的事需要汪建国帮忙,而汪建国对贷款人给予的好处也是来者不拒。据统计,其一共收受现金合计161.3万元、购物卡13.6万元、金条100克。


法院一审认为,汪建国利用担任桐城农村合作银行党委副书记、副行长,桐城农商行行长、副董事长的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先后收受多名公司董事长、法定代表人等给予的现金合计161.3万元、购物卡13.6万元、金条100克,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一审判处有期徒刑6年半。

汪建国曾提出上诉。但被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9月16日,上述案件的始末在裁判文书网公布。


受挫的业绩、高企的不良,桐城农商行还能否“屹立不倒”?管理者恐怕要下一番功夫了。


您可以输入500个字用户留言0

暂时还没有用户留言

温馨提示

3秒后弹窗将自动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