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0532-88700536(周一至周五:9:00 ~ 18:00)
2019年处置不良资产的10个建议

2019年处置不良资产的10个建议

2019-02-12 14:45:29 来源: 4772 0

不良资产经营处置是沙里淘金,不良资产在其他人眼中是“垃圾”,但在资产管理公司(AMC)看来是“错配的资源”,资产管理公司和其他金融机构的区别在于“变废为宝”。


不良资产市场上主流创新产品


对不良资产的处置除采用传统处置方式之外,还有一些新模式也值得探索,这些模式在节约成本、提高效率、挖掘不良贷款真实价值等方面有一定优势,具体包括:


(一)市场化债转股。


本轮债转股的最大特点是市场化。

一是债转股对象市场化。明确了正面清单和负面清单,即“三个鼓励”——因行业周期性波动导致困难但仍有望逆转的企业;因高负债而财务负担过重的成长型企业,特别是战略性新兴成长型企业;高负债居于产能过剩行业前列的关键性企业以及关系国家安全的战略性企业。“四个禁止”——失去生存发展前景、扭亏无望的“僵尸企业”;有恶意逃废债行为的严重失信企业;有可能导致过剩产能扩张和增加库存的企业;债权债务复杂且不明晰的企业。

二是定价市场化。由于债转股标的范围扩展至正常类、关注类,无论是转股金额,还是定价均未进行原则性限定。

三是资金供给市场化。向社会投资者募集,资金来源包括银行理财、保险资金、年金、基本养老保险基金、产业基金、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等,还可以发行金融和企业债券、发展混合所有制、适当财政支持激励。

四是实施主体市场化。不限于四大AMC,还包括金融资产管理公司、保险资产管理机构、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等。

五是实施方式市场化。允许实施机构设计股债结合、以股为主的综合性降杠杆方案;鼓励以收债转股模式开展市场化债转股;允许符合条件的上市公司、非上市公众公司向实施机构发行普通股、优先股或可转换债券等方式募集资金进行债转股;允许试点方式开展非上市非公众股份公司银行债权转为优先股。

六是管理退出市场化。各级政府及部门不干预债转股市场参与主体具体事务,参与主体依靠自身的调查评估、利弊权衡来决定。


二)不良资产证券化。

不良资产证券化业务,主要采取“不良资产收益权”作为基础资产,通过银行委托清收(结构化)、资产公司或社会第三方劣后资金、资产公司的资产担保等措施增信。

不良资产证券化可以打通信贷市场和资本市场,提高不良资产处置效率,促进资产流动性,改善资产负债表,拓宽银行融资渠道,丰富市场投资品种,也能将潜在风险分担给愿意承担的投资者,但要防止“次级债”风险重演。


(三)互联网+不良资产。

将互联网与不良资产处置平台相结合,利用“互联网+”模式快速“价值发现”和“市场发现”功能,为错配的不良资产进行重新配置,挖掘其内在价值。


(四)不良资产私募投资基金。

并购基金推动企业间联合兼并、行业升级,有效解决单个企业力量不足、风险过大、管理能力不强等问题,发挥整体优势。


处理不良资产的建议


(一)深耕主业,发掘投资新机会。

在当前经济稳中有变、局面复杂的大背景下,坚定做精主业,做好国家金融稳定器和逆周期管理工具。把握不良贷款处置的市场机遇,帮助商业银行不良资产出清;把握国企去杠杆的政策机遇,积极开展市场化债转股;把握变危为机的特殊机遇,积极参与“三个鼓励”范围内企业的财务重组和破产重整。


(二)聚焦问题,培育主业增长极。

单独或联合第三方对问题企业进行重组,清理和整合企业债权债务及股权等关系,实施重组与并购的逆周期布局,探索以不良债为切入点的“债%2B股”夹层模式,恢复企业正常生产经营和偿债能力;实践产融合作的业务模式,寻找行业中的龙头,带着专业、带着人才、带着市场、带着管理、带着技术,一起出钱、出资产、出项目,合作重组危机企业,打造更多并购重组经典案例。


(三)强化协同,打造“不良”大格局。

依托地方政府支持,借鉴四大AMC资金、人才、技术、经验、管理和创新的经验,对接地方AMC的“地利、人和”优势,不断延伸主业产业链和价值链,构建“大资管”、“大投行”、“大协同”三位一体的战略发展方式,即以不良资产经营管理为核心,优化“大资管”体系;以并购重组为核心,壮大“大投行”业务;以完善平台协同发展战略为手段,实现综合金融“大协同”运作。


(四)加强创新,探索业务新模式。

以市场化原则推进不良资产化解模式,以基金化手段参与“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以合作化方式参与地方金融风险化解。在并购重组手段上,从传统的不良资产债务重组,逐渐发展为企业的财务重组、资产重组、股权重组,乃至产业重组;在运作对象上,从不良企业、问题企业,逐步延伸至正常企业、优质企业、龙头企业;服务模式由单一的资产处置扩展为依托银行、证券、保险、信托、租赁、投资、基金等金融工具箱的一揽子综合金融服务。


(五)坚持分类,多措并举提质增效。

积极践行重建与再生的不良资产运作理念,通过批转零业务,构建新型的不良资产上下游市场,将不良资产分拣,没有重组增值价值的转售给外围的投资者。能增值运作、具备重组可能的资产,不能简单“一卖了之”;把有价值的企业救活,继续对社会作出贡献,而不是简单处置搞死。


(六)脱虚向实,激活不良一池死水。

对一些本质没问题,仅仅因为资金链断裂出现流动性危机的项目,混合使用收购+处置+投资+融资、债与股的夹层和增信担保等等,通过注资救助、削债收购、剥离重组、重整债务和冻结债务、协调政府支持、托管经营等方式积极参与运作。


(七)聚力转型,善用手段促发展。

在新的市场环境下“老业务要有新玩法”,不良资产的运作方式也要升级换代,如通过不良资产证券化、市场化债转股、互联网+不良资产等,实现“重资产”向“轻资产”转型。


(八)找准角色,强化合作求共赢。

特别注重与银行合作,当好收购人、发起人、发行人、管理人、投资人(次级)、增信人等,全程参与不良资产化解,做好转股、持有、运营、管控等相关工作。如全面深化与银行在不良资产处置、资金业务、债转股、债券投资、银行授信、资产管理等优势资源的整合和核心业务的合作。


(九)以人为本,构建核心竞争力。

加大人才引进力度,实现“引进一个人才,提升一个团队,开拓一片业务”。围绕主业经营,着力提升不良资产的获取、运营和处置能力,提升公司发现价值、实现价值、创造价值的专业能力。


(十)科学风控,坚定不移守底线。

调整风险偏好,实现经营风险可测、可控、可承受。建立资本约束机制,合理匹配资产负债规模,发掘主业突出、技术先进、前景良好的客户,实行行业准入负面清单管理,加强产品和业务准入管理。



本文来源:金融时报


您可以输入500个字用户留言0

暂时还没有用户留言

温馨提示

3秒后弹窗将自动关闭